<noframes id="7lbt7">

    <form id="7lbt7"></form>
    <form id="7lbt7"><th id="7lbt7"><th id="7lbt7"></th></th></form>

    <noframes id="7lbt7"><address id="7lbt7"><th id="7lbt7"></th></address>

      <address id="7lbt7"><listing id="7lbt7"><progress id="7lbt7"></progress></listing></address>

      云门酱酒:“北方酱酒”的南方热

      添加日期:2021-04-09 16:54:29  点击:  作者:山东青州云门酒业(集团)有限公司

      第104届糖酒会在成都如期举行,这场白酒行业的盛宴依然人潮火爆,作为中国食品行业的“晴雨表”,糖酒会在社会上的地位不可小觑。

      糖酒会集结了中国较好的白酒,其中酱酒是大热门,围绕酱酒展开的论坛和会议在糖酒会上得到大家的广泛关注。在众多酱酒品牌中,来自北方的云门酱酒成为“万绿丛中一点红”。

      云门酱酒作为“北方酱酒”,在南方酱酒的海洋中,显得尤为特殊。此次糖酒会期间,云门酱酒的酒店展位于成都世外桃源酒店一楼A10展位,会展中心布展于中国西部国际博览城14号馆14C037T、14C038T,展览时间为4月2日到4月9日共计8天。

       01

      川贵之外的一瓶好酱酒

      开展首日,云门酱酒位于世外桃源酒店的展厅里便被前来咨询的经销商围的水泄不通。在大多数人认知中,酱酒还是南方的好一些。导致人们产生这种想法的根源,还是产区因素。川贵地形气候独特,有高山连绵和赤水河这条美酒河,以及环境造就的特殊气候酿造了酱酒,产区优势让川贵的酱酒迅猛崛起。

      1.jpg

      而来自北方的云门酱酒,脱离赤水河产区,在山东青州有特点,经过将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已经成为代表北方特色的一瓶好酱酒。

      不同的产区,不同的口感,让人们对这瓶来自北方的好酒越发感兴趣。糖酒会期间,不少经销商前来品尝咨询云门酱酒,表现出了对北方酱酒浓浓的好感。

      云门酱酒来自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古九州之一的青州,青州之所以能酿造出好酱酒,因为这里的气候水文条件与茅台镇较为相似。

      青州南部为山区,北部为平原,受海洋气候影响形成适合酱酒酿造的产区环境,正因如此,1974年在青州陈酿中发现的“茅香味”开始了云门酱酒酿造的历史,“北方酱酒”便在这一刻诞生,逐渐成为独具北方特色的酱酒。

      02 

      国标70大受追捧

      云门酱酒此次参展的商品有云门酱酒国标70系列、云门酱酒年份系列、云门陈酿系列、云门酱酒洞藏系列、云门酱酒五星系列以及云门酱酒老酱系列。

      5.jpg

      4.jpg

      作为云门酒业的明星产品,国标70系列锁定高中低,分为G1、G2、G3、商务版四款,度数为53°,具有色泽微黄清澈透明、绵柔细腻、醇厚丰满等风格,在展会上受到经销商的热情追捧。

      自上市以来,国标70系列成为鲁酒的代表作。2009年,云门酒业作为长江以北的酱香代表,在贵阳大厦与茅台、郎酒共同参与了国家酱香型白酒标准的起草制订,使制订的酱香型白酒标准在地域上具有更广泛的代表性。

      云门之所以能够成为国标制订企业之一,源自云门的底蕴和创变。云门所依托的青州,有7000年文明史,3600年酿酒史,云门专注酱酒48年,将传统酱酒12987酿造工艺与青州酿造技艺结合,创新北方酱酒的酿造工艺——“160操作法”和“四高”、“二长”、“一大”这种技术标准,形成独具北方特色的“酱香优雅、风味醇厚”的口感。

      3.jpg

      2.jpg

      正是这种不同于南方酱酒的口感,打开了酱酒的全新体验。不少经销商和白酒热爱者在品尝了云门酱酒后纷纷赞不绝口,他们表示云门酱酒的风味特色与南方酱酒确有不同,但不同的口感,同样的好评。

      酱酒不分南北,消费者认定的是品质,唯有好品质的酒,才能真正获得消费者认可,才能真正走的长远。坚定品质主义的云门酱酒,愿意为好品质走“慢一点”,而糖酒会上的亮相,让更多的南方消费者认识、了解、喜欢上北方酱酒,通过市场的检验,大家深刻认识到,好酱酒没有地域区分,只有品质差异。

      6.jpg

      5.jpg


      Copyright ?山东青州云门酒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1015473号-1 技术支持:
      南通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